登陆 | 注册 | 帮助
  1. 主题研究

网络文学对孩子有影响吗? 媒体:不少父母不懂得它

  当网络文学撞上中高考

  编辑老师:

  我的女儿今年15岁,初三了,学习任务那么重,开学仍没有个尽力学习的样子,每天回来就把门一关,反锁在房子里看网文。时间就这样被浪费了,我们家长心急如焚。

  现在,网络文学被称为流量之王。作为IP生态的源头,据说网络文学在2016年的市场规模已经高达90亿元。这么伟大的阅读量有多少是学习压力山大的初中生和高中生的“奉献”?从我孩子同窗的状态中我就能看出来。但您也知道,网络文学中存在大批同质化内容和低俗不堪的东西,基本不能叫做文学,不能叫做阅读!她不仅痴迷网络小说,还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样的冗长电视剧,动不动就说死,我们怎么说明死了就活不了了,她都不能懂得。

  请问,我们的网络主管部门不能管管吗?这种在年青学子之间以隐秘方式野蛮成长的垃圾文字,将会把我们的孩子引向何方?假如短期内无法解决,我孩子面临中考,我该怎么办?是不是要动粗?

  一位快急疯了的妈妈

  --------------------------------------------------------------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对网络文学颇有研究的北大中文系副教学邵燕君,出人意料,她却对这一代中学生00后颇有信心。

  “你是否认吗?这一代孩子多才多艺、喜好广泛、信息量大,什么都知道,谈话一套套。”而在他们父母的眼里,孩子们却是个矛盾体,一方面,儿女很聪明大家也承认,但另一方面懒惰、自恋、不懂事,似乎时时都要失控的样子。

  印刷时代成长的人如何对待网络文学对孩子的影响

  “和现在的中学生聊天,你会发现中国精力上的‘富二代’出生了。30多年经济的高速增长,让这一代的孩子不可小觑。他们会对我说,既然生活在这个世界,就要勇敢地去转变不公道的处所,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妙。他们的道德出发点比前几代高。”在如何看待许多孩子沉溺网络文学这一家长困扰的方面,邵燕君给了家长们一颗宽解丸??不要那么揪心于这一代青少年的断定力。判定优劣、明断是非是一种能力,这种才能需要引导,但更重要的是需要每个人去自学。看得多、读得多,对作品好坏的感知力就天然会增强。

  “为什么大家认为网络文学整体低俗、质量残次,甚至说90%的网络小说都是垃圾?”邵燕君自问自答,因为这个标准是对应大家已经熟习的纸质文学而来,这两者之间的比较是人们的习惯使然,但在逻辑上却无法成立。因为所有纸质文学都是经过编辑精心筛选的,想要在报纸期刊上登一篇作品,门槛是相当高的。而网络则不然,哪怕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也可以敲敲键盘在论坛、贴吧中写下点什么。哪怕只有一句话,这句话也会有一个可以承载它的平台。所以客观地看待网络文学的质量高低,要看它最后有没有足够数目的好作品走出来,“如今的网络文学生态实在很健康,从文学的角度上看,它有着非常宏大的创作基数,基数越大,涌现好作品的概率越高”。

  邵燕君对家长、老师和教导界出版界这代人也进行了反思:媒介的变化会造成文学性的变化,会决议这一代人阅读的偏好。我们是印刷文明哺养下长大的,重复阅读的作品,或者从心底认为是优秀的作品,是十八九世纪文学大师的经典作品,是现代主义,是以作家为中心的精英文学。

  今天,印刷文明教育下长大的人成为教育的主导者。这导致了00后、10后这些在移动终端长大的孩子,他们所接收的教育和教学的内容,媒体和媒介流传的内容,都是上个时代树立起来的。主流文学与学校严密联合在一起,有宏大的号令力,父母与老师和社会建立了一种公认的文学性,用它权衡一切。所以,“大家认为,高考语文高考作文都是有用的,参赛也是有用的,而看网络文学是挥霍时间”。

  这就造成了“政府军”和“游击队”的分野。在这一代青少年心中,泾渭分明地存在两种文学世界。一种是公然的、应对成人间界的,能够面向任何人的文字抒发。一种是地下的,反应这一代人欲望、价值观的亚文化。

  “不要小看这种地下文学。”邵燕君强调。

  那些用玄幻、二次元的概念和皮毛糊弄读者、与生活无关的文字是不会讨好孩子们的。

  而一些流量很高的玄幻故事是接地气的,就是孩子们的心坎表达,故事件节都是他们内心欲望的直接反映。

  “你想想,这些面对中考高考、功课如山的孩子时间少任务重,要偷偷摸摸,要抓紧一切零星时间,谁会看几百万字不相干的文章?父母卡得严,还要拿出不少钱来打赏?为什么?”

  “大家一想到网络小说就是穿梭的虚构的,毒害青少年的,但在我身边也有正面的例子。”邵燕君在北大的一个学生,是四川省第十名,高中时候一直看网络小说。她问学生,你哪儿有时间温习,为什么能考得那么好?他笑答,“我们爱看网文的人心理素质、自控能力都很强。”

  上瘾的玩法,无论打游戏仍是看网文,但凡父母参加的,他们都保持不下去

  不要小看这一代孩子。

  邵燕君的孩子快18岁了,也是网络文学爱好者。在儿子八九岁的时候,一直研究阳春白雪的邵燕君开始研究网络文学。这母子二人有了可以切磋的共同爱好。

  当时,作为新手,她第一步面对的问题,是在浩如烟海的网络文学中如何选择出好看的作品。邵老师不得不承认,成人要看进这些中学生留恋的文章,需要克服很多障碍。

  但一段时间以后,邵燕君释然了,“不用过于担忧青少年对此的判断力”。判断优劣、明断是非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需要引导,但更重要的是需要每个人去自学。看得多、读得多,对作品好坏的感知力就自然会加强。现在不少父母把网络文学妖魔化,主要是因为不懂得它,网络文学已经发展了近20年,其中不乏精品。

  如何对待孩子们判断力差,轻易成瘾的问题?邵燕君说:“大人不要惊惶。商人的本能就是赚钱,游戏开发商也好,网络小说的写手也好,目标就是要你欲罢不能。凡是父母一起玩一起看的,都坚持不下去。”

  邵老师介绍了本人的秘籍。对小说中的人物,母子二人相互商讨,各种写法和形象塑造,两人也时常在饭桌上评头品足。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各有观点、和而不同。

  在小学就开端阅读网文的邵燕君儿子,在进入中学自我介绍的时候,大方地写下:

  “我是放养长大的,14岁的人生无拘无束。”

  “看,这语感!广泛、倏地的阅读对他的写作大有利益。”邵燕君说。

  立刻高三了,作业越来越紧。但邵燕君儿子暑期一直在读穿越到三国的网文,发现太不解渴了,忽然对妈妈说:“18岁,我要读完24史。”

  邵燕君说,这些看网文长大的孩子,脑洞开得更大,人格也更加开朗。放松状态时,他们文章的表述能完全超越成人的想象。

  “当然,不是说读了网络文学就好,孩子有各种各样的。”邵燕君以为最重要的,是家长们能尊敬孩子的欲望,多关注他们阅读的文章,把两代人一起阅读网络文学作为家庭生活的一种方式。有了大人潜移默化的引导,孩子的阅读趣味、写作能力会晋升。“新的一代作家正在崛起,他们在打破先辈的叙述模式,追求自由运用母语的新奇感。10年后等他们浮出地表的时候,你们都被‘吓死了’。”邵燕君笑谈。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堵力

上一篇:贵阳1岁幼儿病重昏迷 交警开“绿色通道”送医

下一篇:没有了

  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