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注册 | 帮助
  1. 瑞象公司新闻

中国医生国际航班上两度救人:救死扶伤是应做的

  中国医生乘国际航班两度救人

  在往返途中分离救助两名发病乘客 吴小波称救死扶伤是医生应做的

  在刚刚从前的国庆假期里,无锡市人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吴小波和妻子乘坐国际航班投亲,在往返途中,两次救助突发疾病的乘客,被网友夸奖为“三万英尺未穿白大褂的医生”。

  出国航班遇乘客突发“脑梗”

  9月29日,无锡市人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吴小波和妻子乘坐美联航飞机飞往美国,在这架飞机上,他救助了来自三万英尺高空的第一位病人。

  如果不是儿子得了自发性气胸,吴小波也不会坐上这班飞往美国洛杉矶的飞机。

  “他在美国读书5年,我一共去了两次,一次是今年5月份的毕业仪式,第二次就是这次他生病出院”,吴小波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这个病情的后期颐养很重要,他这次和妻子去探亲,主要是想看看儿子的痊愈情况。

  “十一”黄金周对吴小波来说,已经是一年最长的假期了。作为胸外科副主任,他简直天天都有手术,“平时很少请假”。

  飞机广播寻找医务人员的前5分钟,吴小波还在闭目养神,回想着放假前刚做完的那场手术的全过程,听到广播后,他立即分开座位来到那个乘客的身边。

  他是这次航班唯一的医生。

  乘客是一名约50多岁的男性美籍华人,突发呕吐症状,身边的人多数以为这位乘客只是“吃坏了肚子”或者“胃不好”,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

  吴小波握住患者的手,询问他“哪里不舒畅”,用听诊器、血压计对他进行惯例检讨。当吴小波发现患者已经口齿不清、神志恍惚,并且右边的手“不能使上劲”,身材右半边“不能动”时,初步判定,患者不是一般的呕吐,而是脑梗。

  “脑梗的人,如果不及时救治,会留下后遗症,严重的更有生命危险”,吴小波看了看表,距离达到洛杉矶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而飞机上的急救物品清单里只有简略的糖水盐水和治疗心脏病等急救药物,他用“不太流畅的英语”竭力跟乘务人员说明,“患者需要尽快下飞机治疗”。

  飞机离最近的旧金山也有两个小时的行程,在降落旧金山之前,吴小波将患者身体放平,给他盖上了衣服坚持体温,并将飞机上的简易氧气筒拿来对患者进行吸氧治疗。

  终极,飞机到达洛杉矶晚点两个半小时,全舱乘客,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没有一人表现不满。

  回国途中出手施救晕厥乘客

  10月10日,吴小波在探亲回国的航班上,再一次听到了寻找医务人员的广播。他又一次站了起来,第二次加入了高空的急救。

  “患者是一位年青的中国女性,初步诊断为‘一过性’晕厥”,像上次一样,吴小波用听诊器和血压计对乘客进行了简单检查,从心率和血压来看,乘客并无大碍。

  吴小波在询问乘客的丈夫后得知,这些天他们旅游操劳,再加上飞机处于高空,机舱内空间小,比较闷热,所以乘客“一下子晕了过去”。

  吴小波让乘务人员把乘客带到乘务员休息室,那里空间大一些,并给乘客口服适量糖盐水,乘客逐渐恢复过来。

  吴小波告知北青报记者,当时,患者的丈夫急得手足无措,吴小波除了抚慰患者,还要重复安慰她的丈夫,“没有大问题”、“不要太紧张”、“休息一会儿就好”。

  “脱下白大褂我仍是医生”

  这两次阅历,让吴小波难忘的是,出国航班的美国乘务长拍着他的肩膀说“good job”(好样的),让吴小波意外的是,回国航班的乘务职员专门为他送了一个果盘作为感激。

  “穿上白大褂,我是一名医生,脱了,我还是”。吴小波说,他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在飞机上条件受限,装备不足,但他仍旧努力而为。

  当天下午,吴小波在微信朋友圈发文:医者仁心,医者仁德,医者仁术,医者仁人。作为医者,不仅要在工作岗位上为患者解除病痛,在任何时候都会有需要我们的可能,也许飞机上没有前提为患者做进一步的治疗,但我们的出现,至少能为患者做一些暂时的处理,为患者争取有利的时间,我们的呈现,至少能安抚患者和家眷着急、紧张、害怕的心情,能稳定包含机组人员和部分乘客在内的人的情感!我认为“我能”!

  但鲜有人知道,这个没穿白大褂的医生,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争分夺秒救助病人的同时,也要尽力克服本人心坎对高空的恐怖。

  “我平时很少坐飞机,能乘坐地面交通就不会选择高空飞行”。吴小波说,听到广播,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时,打了个趔趄,但想到自己是飞机上唯一的医生,就迈稳了脚步。

  对话

  吴小波:假如不及时救 他就会有性命危险

  无锡市人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吴小波在赴美探亲的往返途中两次出手救助突发疾病的乘客,被网友称颂为“三万英尺未穿白大褂的医生”。17日下午,吴小波在接收北青报记者采访时称,救死扶伤是一名医生应该做的事件。他认为最值得“点赞”的应该是乘务员和乘客。

  北青报:你的医生职业生涯是哪年开端的?或许每年做多少台手术?

  吴小波:我从大学毕业就进了无锡市人民医院胸外科,职业生涯已有28年了。大概从2007年开始,我就负责食管的专科手术,每年大略要做300多台。

  北青报:你既然是胸外科专门负责食道手术的大夫,对于患者其他病情的断定和急救有信心吗?

  吴小波:对于我们医生来说,急救是最基本的技巧。对于其他病情的判断和治疗则是我们的综合技能。我们在学习阶段,都是需要各科轮转和实际的,所以我们并不缺少对于其他病情的最根本的判断和治疗经验,这点请患者们相信我们每一位医生。

  北青报:在飞往美国的航班上救人时,患者情况危急,有没有考虑过是否会涌现危险?

  吴小波:患者情形确切危急,如果不及时救治,会有生命危险。但正因为这样,我当时基本没有时间斟酌其余的问题,更多的是患者的生命平安。当时把他送下飞机后就失去了接洽,到现在我依然挂念着这位患者的病情,但我也相信他在得到及时治疗后可以痊愈。

  北青报:当时提出让患者“尽快下飞机治疗”时,对于航班紧迫下降的应急办法懂得吗?

  吴小波:我当时并不了解,只是从患者的角度动身,站在医生的态度上,提出,患者“越早治疗越好”,当机会组人员听取了我的提议,迅速与航空公司联系,决议就近降落旧金山。

  后来我了解到,在飞机航班上,专业医生紧急施救的情况不常见。如果有乘客突发急病,机长一般会依据病情和医生倡议,采用紧急降落、申请临时空中专用航线或持续飞行等不同的应急措施。

  北青报:坐飞机一个往返遇到两次救人的事,你怎么看这次经历?

  吴小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分内之事。但这次经历最值得“点赞”的不应该是我,而是乘务员和乘客。乘务员看到乘客有突发病情时第一时间为患者寻找医生,乘客们也对救助踊跃配合,对飞机晚点表示懂得,这是我认为此次经历最“正能量”的处所。

  北青报:你以为高空救人和医院救人有什么差别?哪个更让你有成就感?

  吴小波:高空救人和医院救人都是为患者服务,都让我有成就感。不同的是,医院救人是经过屡次治疗实现患者的逐步康复,最后将病人治疗好了,我们做医生的也很欣慰。高空救人可能只有一次机遇对患者进行紧急救助,如果能及时赞助病人渡过难关,也会让我们很有造诣感。

  本组文/见习记者 刘婧

上一篇:白叟雨天摔倒 民警担忧他受凉脱衣为其当枕头

下一篇:游客深山向白叟讨水喝 尔后6年保持给其送米面钱

  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