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玲珑孽怨 第五十六章 亲女之吻
玲珑孽怨 第五十六章 亲女之吻
"别乱动喔……"虎子忍俊不禁,"牙齿不要把你娘骚穴边的肉都给咬下来了!哈哈!"赵霜茹这个姿势难堪之极,头又被虎子按得牢牢的,嘴巴实在合不上,果真不敢再乱动。   "刚才弄疼你娘了,舌头舔一舔,向你娘道歉!"虎子膝盖顶在霜茹的阴户中,轻轻磨动着。   成进笑道:"你的手按得太紧了,茹奴动不了,想亲也没得亲了。"虎子哈哈大笑道:"对对对,我怎么没想到!茹奴,同意道歉就摇一摇屁股,不然的话,就这样舔着你娘的骚毛好了。等你舔湿了,我再一根一根拨下来,叫你全部吃下去!"   赵霜茹迟疑间,仍是没动。成进在前面却看到她正在流泪,当下冷笑一声,脚下用力,臭脚掌在赵夫人美丽的脸上大力地蹂躏着。赵夫人心中气苦,奈何给一只臭脚踩在脸上,却是说不得话。   终于,赵霜茹鼻樑轻轻一抽泣,雪白的屁股轻轻摇了一摇。虎子诈作不见,笑道:"想好了没有?还不快摇屁股!"赵霜茹无奈,膝盖支地,屁股慢慢摇了一个圈。虎子哈哈大笑,收回顶在她阴部的膝盖,喝道:"大力一点,刚才的不算!"赵霜茹眼泪哗哗流下,只好吸一口气,腰部使力,屁股左右猛烈地摇了起来,两片雪白的股丘一突一突的。虎子跟成进对视一眼,哈哈大笑,手上放鬆,放开赵霜茹的头。   脑袋甫一得自由,赵霜茹立刻哇哇大哭起来。虎子一巴掌"啪"的一声响亮地打在她的屁股上,道:"快干活!哭什么哭?"霜茹红着眼怯怯地回头望了他一眼,慢慢俯下身去,伸出舌头,在母亲的阴唇上轻轻一吻。   赵夫人身体如遭电击般,顿了一顿,口里不由惊叫起来。小嘴刚一张开,成进那正压在她唇边的脚趾突然进入她的口里,奇臭难当。赵夫人下面被女儿的香唇轻薄着,上面却将一只髒兮兮的脚趾含在口里,心里一阵慌乱。好在成进生怕她一口咬下,马上将脚挪开。赵夫人深吸一口气,正待说话,却给女儿的舌头顺着肉缝,一路舔到阴核上。顿时身体又是一阵颤抖,却哪里说得出话来?   虎子大笑道:"对了对了,乖茹奴,这样就对了。再把舌头伸到你娘的烂穴里面,深一点。"赵夫人闻言,身体又开始挣扎起来,泣声道:"茹儿……不要……"奈何双腿被拉到极限固定住,臀部却是动不得分毫。挣扎了一阵,一点用处也没有,徒然让这两只禽兽瞧得开心,心里一阵绝望,乾脆闭上眼睛,听凭他们胡作非为。   "有够爽的!"虎子呵呵大笑着,蹲下身去,按着霜茹的屁股,硬梆梆的肉棒顺着她滑溜溜的阴道,一下子捅到尽头。不理霜茹从鼻间喉里发出的杂乱的呻吟声,对跪在一旁发呆的霜瑶命令道:"轮到你了,瑶奴。你去舔你娘的奶头,你娘的奶头硬了,你就摇屁股告诉少爷!"   霜瑶脸上红得发烫,呆了一呆,慢慢俯下身去。微微张开的小嘴一接近娘亲的乳房,却又突然停了下来。成进挥手一拍她的脑袋,赵夫人惊叫:"不要打瑶儿啊……"成进哪里理会,一把将霜瑶的头按到赵夫人的胸部上,另一手拉松自己的裤带,身体转到霜瑶的身后,将肉棒顶在她的菊花口上,说道:"乖乖听话,我就好好地疼你的屁眼。"   母亲粉红色的奶头已在唇间,赵霜瑶无奈,慢慢伸出舌头,舔了一舔。赵夫人的羞处给两个亲生女儿夹击,又不敢胡乱挣扎,只好紧咬银牙,苦苦忍受。成进看在眼里,乐得呵呵大笑,双手抱紧霜瑶的屁股,肉棒慢慢插入她那已遭到多次凌辱的肛门。   成进跟虎子笑笑地看着赵夫人的窘境,一边姦淫着她的女儿,乐也融融。突然一旁一声怒吼,抬头一看,却是赵昆化自行醒转,一见眼前景象,气得血冲入脑,暴怒之下手用力地捶着地面。霜茹和霜瑶听得父亲醒转,不由双双停下口中的工作,抬头看了过去。结果给成进跟虎子的肉棒分别一阵猛插,在哀啼声中乖乖分别低下头去,用舌头去舔吻她们母亲的阴户和乳房。   成进朝赵昆化轻轻一笑,道:"说实在的,你的老婆跟几个女儿都挺不错的,操起来很过瘾,以后我会好好享用,不用浪费的。"   赵昆化本已气得几乎又欲昏去,一听他出言相辱,顿时血脉逆行,一口鲜血"哇"的一声喷将而出,将襟前地面,喷得红迹斑斑。他本来勉力撑着椅子正在挣扎起身来,这下"咚"的一声又跌坐到地面。眼前的情景他并不陌生,不过以前是他姦淫别人的妻女,现在是别人正当着他的面姦淫他的妻女。   "畜生……成进你这畜生……"赵昆化哑着声呼呼喘气,"枉我待妳不薄,妳……你竟然恩将仇报……妳……妳……妳……"一口气接不上来,顿时气喘不已。   成进摇动着下身,将肉棒深深插在赵霜瑶的屁眼中磨动着,对着赵昆化冷冷道:"淫人妻女者……人亦……哇……你小女儿的屁眼真紧啊……人亦淫其妻女。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混……混帐……"赵昆化稍稍回过一口气,"快放了阿莹和茹儿瑶儿,不然……不然的话,我……我……我……"气急之下,又说不下去。成进笑道:"妳如何?现在龙神帮可是在我的手上!哈哈!你看,你大女儿的舌头正伸在你老婆的骚穴里面,你老婆正爽得直发抖呢!"   赵昆化定睛一看,果然是妻子额头已是汗珠纍纍,脸呈淡红,从鼻间发出着轻促的呻吟声。他是色中老鬼,他老婆阴户里现在是什么情况,不问而知。一想到这竟是自己的女儿在帮着别人淫辱的结果,顿时又是气得一阵发昏。纵横一世,今天算是输到家了,赵昆化忽感脑中一片空白。   "妳……你说得好听……将来别人……别人也淫你的妻女……妳……妳……妳……"赵昆化气一馁,说话口气萎象毕露。   成进笑道:"是吗?你很希望别人淫我的老婆吗?"他的老婆正是赵昆化的女儿,赵昆化想到这一节,身体一软,瘫倒在地上。"我……我有什么对不起你……妳竟……妳竟……"   成进嘿嘿一笑,并不理他,却拍拍霜瑶的屁股,骂道:"你娘的奶头已经硬成这样啦,骚穴一定很想给人操了,你这小婊子为什么还不摇屁股?快摇,摇好了我就去操你娘。"   虎子笑道:"这小婊子一定太久没吃奶了,一吃之下就捨不得放手了。"双手掰开赵霜茹的股丘,刚才被霜瑶的唾液和霜茹的淫液沾得湿淋淋的肉棒,转而插入霜茹的肛门中去。赵昆化一一看在眼里,心里空白暴跳如雷,却是无可奈何,红着眼睛呼呼在急喘着气。   赵霜瑶一声轻泣,抬起头来,口里离开了娘亲的乳房,屁股轻轻的摇了一摇。赵夫人回过一口气,稍稍张开眼睛,却发现成进正色迷迷地看她,立时脸上一红,赶忙又合上眼睛,将脸轻过一边去。   成进哈哈一笑,挥手又拍了霜瑶的屁股一下,骂道:"这个不算,要像你大姐刚才那样。"   "我……瑶奴做不到……"霜瑶的屁眼中还插着一根粗壮的肉棒,一想到大姐的屁股刚才那种激烈的摇法,身体有些发软。   成进"啪"的一声又狠狠地打了霜瑶屁股一掌,另一手伸到她的胸前,握着她的一只乳房狠命地捏着,冷笑道:"慢慢的妳就做得到了。"   霜瑶疼得一声惊叫,疼爱她的父母和姐姐都在眼前,但他们一一自身难保,却是没有一个能救得了她,只好哭道:"我做……我做……"双手捆在背后动不了,当下只好以肩膀撑地,屁股左右用力地摇了起来。   这下可爽了成进,肉棒在赵霜瑶的屁眼中随着她屁股的摇动,充分磨擦着她紧窄的肉壁,一股精气谷上来,几乎便要洩身。忙按住霜瑶的屁股,道:"饶了你。"将肉棒抽了出来。霜瑶身体一得自由,顿时身体一软,倒在母亲的怀里。   虎子呵呵笑道:"够了够了,茹奴。现在小少爷要去操你娘了。"拉着赵霜茹的头髮,将她的头拉离她母亲的胯下。赵霜茹未得提示之前,不敢稍有怠工,脸虽离开了母亲的阴户,但舌头尚未收回口中,一滴亮晶晶的液体顺着她的舌尖滴下,滴到赵夫人的小腹上。   成进提着肉棒,一下飞扑到赵夫人的身上,一手按住她的一边乳房揉了一揉,一手扶着肉棒便向她胯下探去,口里喃喃说道:"你的三个女儿我都操了个遍了,现在便要尝尝生她们出来的女人的滋味了!"肉棒对準丈母娘的阴户,一下子猛捅而入。   赵夫人"呃"的一声呻吟,屁股向上微微一挺,瞬即又急忙咬紧嘴唇。嘴唇已给自己的牙齿咬破,渗出点点血珠,她仍然紧闭着眼,竭力不发一声。   成进面露淫笑,肉棒一插到尽头,便轻喘一口气。赵夫人虽然年介四十,已生了三个女儿,但她的身子显然并不经常被使用,肉洞仍然颇为紧密。成进甚是满意,转头对赵昆化大声道:"老赵!我操到妳老婆啦!我操了妳老婆啦!哈哈!你的闲花杂草太多,放着这么好的女人不好好享用,现在归我享受啦!哈哈哈!哈哈哈!"   却见赵昆化眼神呆滞,对妻儿不再多看一眼,只是狠狠盯着成进。忽然又缓声道:"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自问一向视你如亲子……"   成进冷冷一笑,仍然不理会他,伸手将软趴在母亲怀里的赵霜瑶推到一旁,双手紧握着赵夫人的双乳,下身猛烈挺动,肉棒在她的肉洞中飞快地抽送着。赵夫人终于被亲女婿强姦了,盈盈几滴珠泪顺着眼角缓缓流下,虽然紧闭着嘴唇,但几声销魂的呻吟声,仍不免时时自她的鼻孔中哼出。"我在操妳了,妳知不知道?"成进犹自对着她不清不楚的说着话,赵夫人只作听不到。   "为什么?为什么?"赵昆化喋喋不休,声调越提越高,他的语气也越来越急促。成进只是冷笑,毫不理会。虎子也只顾着姦淫赵霜茹,只是嘿嘿两声。   "他是玲婊子的儿子……"突然间赵霜茹不知道从哪儿生出一股勇气,大声地叫了出来。话音未落,已给虎子朝着她光滑的背脊狠打几下,声音立止。   赵昆化呆了一呆,颓然瘫倒,口中喃喃自语:"原来我是个瞎子,养了一头狼在身边……成进,你好……妳好……"   成进嘿嘿冷笑:"今天妳才知道!"看着赵昆化一付丧魂落魄的模样,心里说不出的痛快,腰部挺得更快,坚硬如铁的肉棒便如捣捶一般,一下下地深深捣入赵昆化老婆的花瓣深处。   赵昆化声音渐说渐细,终于沉寂下去。成进跟虎子相视一笑,更是奋力姦淫起他的妻女。正自得间,突然听赵昆化迸发出一阵震心动魄的大笑声:"哈哈哈!哈哈哈!玲婊子的儿子?哈哈哈!哈哈哈!我操烂了你娘,操烂了你姐,操烂了你姨妈!原来……哈哈哈……我不用向你报仇了……原来……原来我早就报了仇了……哈哈哈……报了仇了……哈哈哈!好爽好爽!"笑得咳嗽不停,犹自狂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