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小青的情人 第21章
小青的情人 第21章
夜深的台北,被阻隔在强尼单房公寓尽垂的帘幕外。房间里,阵阵的浪涛拍岸声中,夹杂着海鸥的啼叫,和遥远的船笛。……不多时,隐隐传来恍惚而飘渺般的电风琴音,彷彿正奏出欧洲中古时代的宗教乐……。   ……延绵不绝鸣响的琴声,愈来愈清晰、愈来愈婉转抑扬;像髯髯升起的仙乐浮上云霄,腾入夜空;然后,当它再如飞驰四散、奔向无穷的万丈金光,将要使天堂里才有的极乐,充斥于整个房间之际……。   空灵中却顿时响起了低弥、沉重而混浊的僧侣吟唱,似盘绞于黑森林里的缕缕蔓籐,在阴湿的昏暗中,纠缠着迷途失足的旅人……丝毫不肯放鬆他(她)的肢体,并将缓缓地、一步步噬咬、侵蚀他(她)的骨肉……。   仰躺在床上的杨小青,娇小的身躯随着阵阵男声齐唱而扭曲、蠕动;她的两手像不断挣扎着什么,一会儿揪着床褥罩单、抓着枕头;一会儿用力在自己裸露的胴体上搓、抹,像要赶走、却又拂不掉那纠裹在身上的籐蔓;被它如无数活生生盘曲、蠕动的蛇蟒、蜈蚣、和蜴蜊、毒蝎,盘旋、绕缠自己的四肢,并且不住在裸体的肉上来回爬行……。   前一刻,在波涛汹涌、浪花四溅的海潮声中,小青才迫切地对初识的强尼哀祁不要让她再等待,急乎乎地求着男人、要他用大鸡巴肏进自己体内,给予她「快乐」、令她满足。……。   ……曾几何时,她却如身陷蛊毒、魍魉的地狱,在泥泞里腐蚀的枯叶、死去的鱼虾、龟虌、和为沼泽所溺毙的狼狐尸体间沉沦、挣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强尼在小青急忙求着要他上床作爱时,他又让小青吞下两颗药丸:其中一粒是「快乐丸」,而另一粒,却是台湾正流行、俗称为「强姦片」   的FM2。仅管今晚杨小青早已丧失了身、心的理智,根本完全不在乎跟谁上床;而且她性慾高涨的肉体,也在历经这天黄昏和徐立彬在茶艺馆里「口交」   、及晚餐后在「银星」与男人贴身狂舞的刺激下,亢奋无比,早就準备要接受男性生殖器的肏入了!   然而,这位从英国到台北来的记者兼摄影师,他似乎并不满足仅仅勾引一个漂亮的女子上床性交而已;他还要女人在意识模糊的状态下,任他用相机、录影机摄录下她慾火中烧时的媚浪、和肉体被男人享用时的疯狂。以基础于白人殖民者优越感的心理,佔领、征服他心中所谓「异国情调」的东方女人;用近似变态、甚至淫虐的方式,来押戏、玩弄被他男性意识所「物化」的女体。……。   即使强尼不知道这些缘由,也不可能承认他具有这种心态;但他毫无兴趣了解杨小青的感情与行为,仅用言语技巧、酒精药物、及奇幻的音乐,就令她濛濛瞳瞳地任由摆布,而且饥渴不堪地索求肉体慰藉、和感官慾望的满足,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只是,此刻小青的思维已完全混淆模糊、情绪紊乱不清,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早就无能质疑、无力抗拒了!   她只觉得自己整个身体上下、由里到外,都出奇的异样,所有的器官都极度敏感起来,彷彿身上任何一个部位,都不能再接受丁点的刺激;更不用说体内如烈焰般的性慾之火,已点燃了每一条神经、每一缕筋脉、每一束肌肉;就像身子里的油膏、脂肪都熊熊地灼烧着;被煮开而沸腾的血液、和一切能分泌的浆汁,都从五腑六髒滚滚溢出,溶化掉全身的骨骼、一直流进每一寸肌肤里……。   小青赤裸裸的躯体,在床上忍无可忍地阵阵抽搐、颤抖;抑制不住地连连蠕动、翻腾……双手像抓狂似地乱扯头髮、猛捏两乳、掏弄自己的奶头;两腿一分一合地大开、紧闭、又大开、紧闭……她的屁股如磨子般不停地旋磨,抬起、落下、又抬起、落下……她用手抓住自己黑茸茸的一大撮阴毛,扯着它;揪着自己阴唇的肉瓣、急促揉搓那粒已呈紫红色的肉核……   「喀嚓、喀嚓!喀嚓……」强尼不放过机会,继续抢拍小青此刻的情状。   而三角架上闪着红灯的录影机,也自动将这令人心悸的景象;和在僧侣齐唱声中,杨小青阵阵的呻吟、呜咽;凄厉的嘶喊、哀号;与延绵不绝于耳的、迫切的呼唤和啼叫……无遗地、忠实地、摄录了下来。   ………………   似圣乐般抑扬的电子琴声,和男僧以低沉音调阵阵齐吟的咏唱,谱成极端强烈的对比。俨然有如深陷在泥泞中的旅人,挣扎、渴望着遥不可及的、腾云驾雾的解脱与自由。它轮番替换、错杂交织成一片像勃绪(Borsch)的名画中,无数裸体的人群,在仙境的愉悦中极乐狂欢;然后又被送到和炼狱的岩浆里,受尽折磨的景象。   浑沌中,杨小青彷彿感觉自己也逃不出同样的命运,像注定了要承担、忍受这今生今世的苦楚,才能脱离苦海、品嚐到人间仙境的欢愉。甚至还必须深深地体会那种令自己受不了的煎熬、折磨,才有可能从中得到解放、自由。   不知是否因为灌入耳中的音乐、还是她如幻似真所见的景象使然,小青的脑海里,出现了被熊熊烈焰焚烧着、捆绑在十字架上的基督教殉道者,一面哭号尖叫着肉体为火舌灼燃之苦,一面却仰望瀰漫浓烟上冒的天空,眼神中寄着无限期盼、等待天父伸出慈祥的手,让她拥抱,接入天堂……。   她看见被缚在大树干上、半身赤裸的圣徒斯帕西演(Saint Sebastian),从颈、胸,到腹、股,为十几只利箭射穿,鲜红的血,滚滚流下他惨白的躯体;她眼瞧着圣徒的身子在痛楚下抽搐、扭曲、颤慄,却也同时看见他明亮的双目,祈求般地望向天际,似已在上帝的国度里,获得了解脱……。   小青听见无数惨叫的声音,像在古斗兽场中,被群狮噬咬、分食的男女老幼,偎缩成一堆的哭喊;像在中古教堂里,僧侣、信徒接受鞭挞的嘶嚎。   也像一群肉体受着酷刑惩罚的囚犯,在牢狱中痛苦的呼喊。这些人,都犯下了什么滔天罪恶?要割开、斩切他们的身体;撕裂、断折他的皮骨?要剐剖、挖出他的器官;腐蚀、靡烂他的肌肤?……。   对呀!有罪的要忏悔,才能被赦免;但又是谁教谁有罪,还是人生来就有罪恶,必须遭受苦难的惩罚、天谴?还是每一个不曾有过错的人,也免不掉要替人代罪?或也要体会他人的痛楚,才能获得救赎?……。   「不!……不!我不明白,我不明白!……难道我错了!我也有罪吗?」   ………………   小青感到无比的凄凉、哀戚;但是她真的不明白。就是她想要,她也不可能明白。她只能在心中一遍遍地吶喊。因为这时候,强尼己经搁下相机,只留下三角架上的录影机,继续摄录他对杨小青进一步的摆布和处置。   他把在床上双眼矇眬、猛摇着头、不断呻吟、娇呼的小青的两只脚向床外拉,一直拉到她屁股都移到了床沿……   强尼抓住小青的脚踝向外扯开,将她两腿举高,膝头折弯了,按到床边,使她整个屄正对着录影机大大分张;呈着它殷红红的洞屄口,蘸满淫液晶亮、肿胀得如花瓣的肉唇,夺目地夹在两片净白白刈包似的、肥腴的大阴唇间……而屄顶上,为揪乱不整的阴毛所覆盖着、隆起如小丘般的阴阜,就像一颗刚蒸出笼的包子,却在中央被鐹了一刀,割成一条裂开的深缝,透露出它里面裹藏的、饱含汤汁的肉馅;在聚光灯的照射下,更显得无比鲜艳、迷人!……   小青仰躺的身子,被强尼这样制住了两脚,双腿想合也合不拢,只能一面持续呻吟、叫唤,一面把上身不断扭着;她两手在床褥上、自己身上胡乱地抓、扯、揉搓;不住摇头而撒散的一头秀髮,如乱缕般为汗水沾黏,贴上了脸颊。……   被小青胡乱拉起的黑色床罩,半遮住了她洁白的身躯,在强尼的眼中,和录影机的镜头下,呈着鲜明、强烈的对比。已神智不清的小青,无法也无暇注意这种细节。当床罩缎子溜滑的质料,触在小青裸体上时,她只觉得全身的肌肤都敏感了起来;有若灼烫的身子被阴冷的潮湿所安慰,感觉它如水波般在肉体上下滑动;引得自己极度需要它的覆盖,便更迫切地用力扯着床褥,往自己身上拉……   「不可以盖住你的裸体!金柏莉,我要你今天全无遮掩地为我打开!」   强尼不由她,低声坚持地说。同时将黑缎床罩从小青肚子和胸口上一把掀了开。小青本能地弯着肘,以曲着的手臂向和手掌掩住自己的两乳,摇头哭诉似地嘶喊:「不!……羞死了!人家……羞死了嘛!」但她的奶头早就又硬又胀了!   小青的另一只手扯回黑缎,蒙在自己脸上。这回,强尼倒由了她,只用力把小青的手从胸口拉开,要她掌心和肘心向上,两只手臂像「大」字直直张开,并且没有听令不准移动。   杨小青依命照作了。她觉得自己就像个修道院里的修女,不知犯了那条教规,必须在教堂的祭坛上,接受住持神父的惩罚。……在四周男僧侣愈来愈低沉、浑浊的齐唱声中,身上所穿的修女服被撩掀起来,底下被剥得精光,两腿被拉得大大分开;而原来戴着、又被扯下一半的修女头巾,却遮住了自己羞惭无比的脸,使两眼在黑暗中,看不见那盏刺目的火把,也完全无法辩认那神父的面貌。   小青彷彿听见一个严厉的声音指出:她犯的是贪婪、渎神、和无耻之罪。   说她沉沦于肉慾而忘了敬畏神灵;说她虽皈依上帝,却不肯戒除兽慾,日夜迷醉于手淫的享乐;既已成了嫁给天父为妻的修女,还又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蒙上帝、与人通姦。……所以,她必须在十字架上被钉着、耶稣基督垂死的目光注视下,在圣母悲恸的画像前,接受惩处、刑罚,以平息天父的愤怒……   被覆盖住脸的小青,耳朵里听见从僧侣们齐唱中传来的切切私语,像评论她赤裸的身体般,说她怎么连这样一个小小的身子都管不了;这么容易就会熬不住空虚?一经魔鬼稍稍挑逗,就如此不堪的连肉缝里都湿透了!   她彷彿感觉僧侣们以目光打量着自己被迫分张的两腿;听见他们讨论当她被「刑虫」钻入胯间的肉屄时,将会有多么难见的反应;听见一个说她会猛扭屁股、另一个说她会吓得不敢动,因为一动屁股,她就会遭鞭挞,所以她只能一紧一鬆地挤自己的屁股肉……   脸被黑缎蒙住,小青猛摇着头。心里不住吶喊:「不!……不要啊!不要用什么……刑虫。惩罚我啊!……天哪!上帝!   求求你,用什么方式处罚……我都接受,可是千万别用什么刑虫啊!「杨小青赤条条的裸体,上身一左、一右挣扎般地扭动;想要遮住自己,但伸开的两手却有如被缚在十字架上,动弹不得;想要并腿、踢脚,却发现双踝已像为脚镣所扣在祭坛边缘,两膝也被众僧侣扒开而无法合拢。意识里,小青知道自己唯有听天由命,任那见不到面目的神父代替上帝处置、惩罚了!……   ………………   所谓的「刑虫」,不过是强尼从抽屉取出、不知从那儿弄来的、形状如蛇的一条东西。它长约一尺半,直径一寸来粗;一端还顶了颗如李子般大的「龟头」   ;但它细长而柔软的身子,却是条呈粉白色、不透明的春药。说穿了,这玩意儿只是一种针对女性性行为中,阴道乾涸、淫液不足的催阴剂。……   当塞入女人的阴屄后,药条被体温渐渐溶化,就能刺激肉道的膣壁,令它分泌充沛的性液。由于药性强烈,用在性慾较冷感的女人时,它足可使她润滑、以接受男性生殖器肏入;但对一个性慾已亢奋的女人,如果将它肏进早就灼热、潮湿的阴道里,这药条就立刻会引得她浪液源源不断溢出,催促她的子宫剧烈收缩而造成淫水氾滥了!   音响继续播放着僧侣的吟唱,录影机仍闪着红灯,自动拍摄此刻大床上发生的一切。强尼沉默不语,先把药条搁在一旁,开始以两手的指爪,在杨小青赤裸的身躯上下、四处轻轻刮弄。顿时令小青敏感的肌肤搔痒无比,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但她脑海中看见的,却是千百支小虫、虱蚁、蜩魍,爬在自己被迫展开、暴露的肉体上;而且当它们行过,还不断留下无数虫蛹、虱卵,斑斑点点地布满、黏贴在自己肌肤上……   「不!……啊~,不,不要!……不要啊!」她呻吟出无奈的抗拒……   杨小青全身恐惧地战慄、肌肤不能自主地颤抖起来。但她伸开的两臂已不能动,只有小手不断握拳、张爪、又握拳……拔不起蹬在床沿的两脚,只能维持双膝向外分劈、大腿完全展开的体态。……彷彿以这样的姿势,让强尼以为她完全是自愿的、以为她正迫切地期待他下一步的处置呢!   僧侣们突然大声、高昂地齐呼着拉丁文的颂唱,呵吼般地喊出不知什么意义的催讨、恳求。小青的战慄更无法控制了,被扒分的双膝阵阵抖颤着她体内的感受;有如那些爬行的虫蚁,正陆续钻进自己的阴道;有的巴附在膣壁上不停噬咬,有的还往肉腔里更深入地爬着……   「快!快将刑虫给她!她需要了!……迫切需要了!」僧徒唱了起来。   「她背叛了天父!背叛天父的女人,迫切需要刑虫了!」僧徒重覆唱着。   「可耻!污秽!……这女人的身体,多么可耻,污秽啊!」一遍遍唱着。   「不要!……不要啊!……天哪!啊~~!天哪!」杨小青尖叫了起来。   因为强尼已经拨开她两片湿漉漉的阴唇,将那蛇状药条的大龟头塞入小青的阴屄。如鸡蛋大的圆头,一直深深往她阴道里推了进去!   ………………